English Version
新闻中心

车主访谈

传祺GS8车主故事:独立书店店长,客栈掌柜,新媒体创业者,他从不设定界限
日期:2018-05-10    来源:车谈会

 

    我知道自己的软肋:爱折腾,爱各种“不切实际”的折腾。很多时候,我也在深刻反省,我自己折腾可以,但不要连累了家人,影响了生活。
 
    但有时人得认“命”,这个命指的是性格,性格即命运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仍然爱折腾,爱那些充满未知的旅程,爱那些没有边界的未知。
 
    2014年,我在一个陌生的海边渔村盘下一个老宅子,企图用最少的钱改造它,并美其名曰:做成一个专门用来收留有故事的人和人的故事的客栈。
 
    老宅子,是够老的,够简单的,连最起码的洗手间都没有。原来的主人如厕,都只能在外面的“自然界”解决。
 
    我记得原来破败的院落,还有一颗石榴树。我很喜欢它的枝桠,它的美。但我后来仍然没能把它留住。
 
    再三犹豫,再三思量,最后老宅还是推倒重建了,即使内心想保留它的老,但它却不舒适,违抗了人最基本的需求。
 
    2015年1月1日,一个名为“桂园”的海边客栈就这样诞生了,就这样开始它的肆意生长的旅程。

 

 

    它是我折腾出来的一个作品,也是我至今“体量”最大的一个作品。
 
    它也的确做到了它的初心不改,它不是一个房子,也不是一个客栈,它是一个有生命有温度的容器,3年以来,它迎来送往很多的有故事的人,真的倾听了很多故事,也记录很多的故事。

 

 

 

    有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英雄老奶奶,有爱机车爱旅行的德国女博士,有不甘命运安排的励志美院生……
 
    TA们后来成了大学教授、化工专家,设计师……
 
    TA们“放下成就才能突破所有”,“忘记界限才能打破界限”。想想,我自己似乎也是同一类人。
 
    做客栈期间,我仍在一家著名的互联网公司当记者,是一个媒体人。按照职业逻辑,我的界限应该在报道,在写作,在采访之间交错,而不是盖房子,做客房服务。
 
    但我并没有按照常理出牌,我“忘记了界限”,最后“才打破了界限”。
 
    即使现在看来,客栈仍然不是一盘成功的生意,虽然我曾幻想过它能让我养家糊口,甚至风花雪月。但它却用赤裸裸的现实告诉我,“臣妾做不到。”我只能安慰自己说,管它呢。
 
    进一寸有一寸的欢愉,起码于我,我做了一件很多人没有做到的事,等我老了,我至少可以在跟老大妈跳广场舞的时候,吹吹牛逼。
 
    爱折腾的人,怎么会安分。
 
    2016年9月,我离开了自己工作8年的平台,放弃真的可以“养老”的公司,投身创业,又开始了一段未知的旅行。
 
    很多人劝我,在公司里当首席记者,拿着优厚的薪水多好,何必折腾。但是,这折腾的命啊,再一次义无反顾替我做了选择。
 
    那些无人敢走的路才叫征途,唯一能征服自己的路叫尽逐前路。
 
    好在创业一年有余,上天待我不薄,并没有让我“裸奔”,努力终有回报:公司走上正轨,业务也开展得还算顺利。
 
    2017年,在完成客栈梦想之后的3年,我的愿望清单上,增加了一条“独立书店”,而且它很快攀升至清单的第一位。
 
    好吧,做吧,已经足够多征途了,再来一次又如何。
 
    2017年年底,我将客栈的公共区域改成了独立书店,成为了月亮湾上众多客栈中的另类的存在,孤独的“煮海时间·海边书店”出生。

 

 

    2018年年初,我发起第一季“以新书换旧书,以故事换故事”的独立书店活动,得到热烈的回响。

 

 

    如果以商业的考量,客栈,书店,都不是好生意,于我是这样的。
 
    但我征服了我内心的恐惧,征服了一定要为钱而做的欲望,在一些事情上,我可以纯粹些,哪怕似乎并没有玩票纯粹的资本,但我却冲动地试了试,不给自己余生留有遗憾。
 
    从这个意义上,我赌赢了,我还“活着”,客栈和书店也还“活着”,并仍然努力保持初心,努力保持生动。

 

 

    但不得不承认,它有时不得不靠着新媒体创业来帮补“家用”。这也证明了,我们的新媒体创业,还是能养家糊口的。
 
    今年年初,借口是业务的开展,其实是犒劳自己这么些年的折腾,我决定换一个宜商宜家的车。
 
    在我看来,在中国买车的有两种人,一种是喜欢合资品牌的人,一种是喜欢中国品牌的人。
 
    我呢,决定要买一款中国品牌的SUV。虽然我换车之前,开的是一辆合资品牌的车型。
 
    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中国品牌的好感度与日俱增,并且真金白银去支持国货。我可以讲情怀,但这并不代表我是“傻白甜”的国货情怀主义者,相反,我是实用主义者。
 
    作为汽车媒体人,我对汽车有着自己的严苛的标准。在同等条件下,如果和合资相比,我更愿意选择中国品牌。
 
    这样同等条件指的是,造车技术,品质品控不逊色于合资品牌。

 

 

    讲真,传祺的GS8,从上市之初,就入我的购买备选清单。最初,我看中它的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它的品牌故事打动了我。
 
    上文的提到的,“忘记界限才能打破界限,放下成就才能突破所有”,“那些无人敢走的才叫征途,唯一能征服自己的路叫尽逐前路”就是传祺GS8的品牌文案。
 
    “传祺GS8为征服而来”,尽逐前路,不问前程,在某种程度上,我和GS8是有“精神共鸣”的,是“物以类聚”的。

 

    过了三十岁,我在选座驾上,不再是纯粹的性能派,我更愿意找的是一个气味相投的伙伴,在精神上可以“琴瑟和鸣”。它不应该只是一个代步工具,它可以是更多。

 


 
    二来,真的把它“娶回家”,我发现它比预期还要美,还要好。

 

    它长着一张阳刚,霸气的脸,我尤其喜欢它的眼,纵向矩阵式全LED大灯,点亮的时候宛如璀璨晶钻石。
 
    同样,它的隧道式结构LED尾灯,看起来像中国的回字,极具辨识度,又充满东方美学。
 
    世人说“眼睛是人心灵的窗口”,我说,GS8的双眸何尝不是中国新美学的窗口。
 
    GS8是7座的,它看上去很大,很霸气,但它是豪迈的,富有运动感的车身姿态,也是我喜欢的。
 
    如今的中国品牌设计,度过漫漫长冬,成长起来的中国设计师,TA们的创造已经不输于海外产品。

 

 


    而且TA们足够自信,不需要靠模仿来证明什么,TA们可以创造中国设计。在传祺GS8这台车上,我分明感受到了设计师的自信。
 
    文化自信很重要,也应该这样。
 
    事实上,开上GS8之后,它的一些细节无处不在打动着我的心。创业以来,我典型的一天是这样的:
 
    早上,开着GS8去广州白云机场,蓝牙自动连上我的手机,播放着我的歌单,最近单曲的循环的单曲是张韶涵的《阿刁》,我也不再用手机导航了,10寸的全彩液晶中控大屏,显示更清楚,而且更为贴心的是,导航信息还可以在仪表盘上显示出来,在抬眼可见的地方,更为安全。

 

 

    有时,早上会有客户电话,以及同事汇报选题的电话,用方向盘的语音按钮来控制接听或拨打手机,再通过车内麦克风和音响,来实现语音交流,就变得很简单了。
 
    晚班机回到广州白云机场,拿出手机,通过T-BOX远程控制空调开启,让GS8先凉爽起来。

 

 

    等到了P2停车场,再用T-BOX执行远程的灯光闪烁和鸣笛,让我感知GS8的位置。打开车门的一刹那,迎宾灯照亮脚下,音乐响起。
 
    这样的智能,带给你便捷之外,也让你感受生活的舒适与美好。在疲惫的创业路上,这是一剂治愈的良药。
 
    这就是我一个创业者和GS8度过的典型的一天。
 
    因为做事业,不可避免要招待客人,所以GS8也要扮演好这样的角色。第二排宽大的空间,独立控制空调,舒适度很高。
 
    在静谧的车内,点亮氛围灯,再来点轻音乐,客人也能放松下来。
 
    总而言之,GS8是我创业路上的加分项,让我的工作与生活场景可以无缝衔接。
 
    我希望它,未来仍然是我创业路上的可靠伙伴,也是懂我的“知心朋友”,在沮丧的时候为我点亮一盏灯,在我欢愉的时候,为我唱一首歌,既可漫步柏油路,也可以征服山野沟壑。

 

    

 


    “人如果只做有把握的事,又如何见识未知的能量。”这句话,这么些年一直占领我朋友圈的封面。

 

    我得承认,我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,我觉得好奇能促使一个人进化,成为一个有趣的,丰盈的自己。
 
    我可以是创业者,可以是独立书店店长,可以是客栈掌柜,也可以是一个自弹自唱的音乐爱好者,未来或许还有更多的界限等我突破。
 

 


    不管是做情怀,做公益(做了两季“留住故乡人”公益拍摄活动),还是做商业,我一直没有设定界限,跟随时间走,跟随内心走,走到哪里算哪里。
 
    著名心理学家武志红说,“成熟的人谈利益,幼稚的人谈情怀。”我不完全赞同,按照他的逻辑,如果可以,我更愿意做那个半分成熟半分幼稚的人。
 
    在情怀和利益的中间游走,大概是我想达到的最惬意的状态吧。

 

友情链接: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